關於部落格
蟑螂藥
  • 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法律面前,“鐵搭檔”不再“鐵”

  陶峰 陶松   “我的過錯,毀掉了自己美好的前程,毀掉了一個曾經令人羡慕、幸福美滿的家庭,還讓我的親人們蒙受恥辱,背上沉重的思想枷鎖。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這是貴州省金沙縣安底鎮教管中心原主任陳洪軍在庭審時聲淚俱下的懺悔。近日,金沙縣法院以貪污罪判處陳洪軍有期徒刑十年零六個月,並處沒收個人財產10萬元,對其違法所得繼續予以追繳。   一個來自上級的電話   2010年6月上旬的一天,正在上班的陳洪軍接到金沙縣教育局計財股股長、核算中心負責人、紀檢員肖鵬基(另案處理)打來的電話。肖鵬基希望陳洪軍與自己一起通過虛擬支出的方法套取國家教育資金。對於肖鵬基的授意,陳洪軍猶豫不決,因為肖鵬基主管學校經費的預算、劃撥、記賬、報賬及內部審計等工作。如果拒絕,他擔心鎮教管中心今後的工作不好開展,如果答應,這明顯是違法的事情,一旦東窗事發,後果不堪設想。陳洪軍思慮再三,但還是沒有抵制住金錢的誘惑……最終,他選擇了服從。隨後,陳洪軍向鎮教管中心會計馮興亮(另案處理)轉達了肖鵬基的意見,並征求馮興亮對此事的看法,馮興亮表示完全同意。   誘惑使他們貪婪無度   肖鵬基和陳洪軍、馮興亮商量,將套取資金的50%給肖鵬基,另50%歸陳洪軍和馮興亮。隨後,陳、馮二人各自利用職務便利,將離職和死亡教師人數一併虛列上報,在肖鵬基的審核認可下,成功套取了第一筆國家資金4萬元,陳、馮二人分得2萬元,分給了肖鵬基2萬元。成功套取第一筆資金後,陳洪軍等人踏入了通向監獄的第一步,三人從此成為抱團腐敗的“鐵搭檔”。貪污金額越來越大,陳洪軍也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經金沙縣檢察院調查查實,三人連續三年合伙貪污23筆共200萬元。   把貪腐“秘方”傳授妻子   陳洪軍的妻子滕明紅(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不僅和丈夫在生活上相互照料、同甘共苦,就連在貪腐路上也要“結伴同行”。一天晚上,陳洪軍在自家電腦上做賬時被滕明紅髮現。在妻子的追問下,陳洪軍將自己與肖鵬基合伙貪污教育資金一事向滕明紅和盤托出,沒想到滕明紅不但不反對,反而很感興趣。她連連向陳洪軍討教具體細節,陳洪軍作了詳細“解答”。有一天,陳洪軍在給肖鵬基送錢時,滕明紅要求一起去。見到肖鵬基後,滕明紅說:“您太偏心了,只關心陳洪軍,不關心我,他要協調要跑項目,我這裡也要協調方方面面的關係,也要跑項目,你就劃20萬元給我,怎麼處理我知道的。”為了將“事業”進行到底,肖鵬基同意讓滕明紅“加盟”,就這樣,滕明紅依葫蘆畫瓢,造好虛假資料後,肖鵬基給其劃撥了20萬元共同分用。   昔日“鐵搭檔”竟被要求背罪   2013年9月17日,滕明紅案發被刑事拘留。此刻的陳洪軍也坐立不安,“去不去自首?”他的內心矛盾重重。如果自首,這麼多錢,自己會受到怎樣的處罰?這時,他想到了肖鵬基。他撥通了肖鵬基的電話,想邀肖鵬基一起去自首,可他萬萬沒有想到,肖鵬基想讓他一個人把整件事承擔下來。經過在電話里不斷爭執後,他們決定見個面,於是,陳洪軍、馮興亮兩個人來到了肖鵬基的辦公室。肖鵬基的如意算盤是,將自己所得的部分貪污款打到陳洪軍的賬戶上,讓陳洪軍、馮興亮兩個人承擔這件事。此次“談判”自然是不歡而散。最後,肖鵬基生氣地說:“大家再考慮下,下午再說。”到了晚上,肖鵬基打電話給陳洪軍說:“我覺得事前去交(錢),比事中、事後要好點,乾脆你給個賬號,我把錢給你打過來,你明天早上去紀委自首。”到這時,陳洪軍清醒地意識到,肖鵬基三番五次地推脫,目的就是要讓他和馮興亮將整件事情全部承擔下來。在和馮興亮商量後,陳洪軍和馮興亮決定到縣檢察院投案自首。   他終於醒悟了   陳洪軍由一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師墮落為遭人唾棄的犯罪分子,落得個夫妻分離、骨肉相隔的悲慘下場,其根源在於平時沒有加強法律法規的學習,沒有重視對自己人生觀、價值觀的改造。陳洪軍在悔過書中寫道:“在我家中,上有八旬老父需要我端茶遞水,以盡人子之責,下有涉世未深、雙肩還很稚嫩的兒子需要我的扶助與關懷,還有我相濡以沫的愛妻需要我的體貼與呵護。在看守所的173個日日夜夜,我終日以淚洗面、悔恨交加。”   “愚者執迷不悟,智者悔過自新”是陳洪軍悔過書中發人深省的一句話。希望陳洪軍這一反面教材能夠警醒更多的人引以為戒、懸崖勒馬、遵紀守法,切勿心存僥幸,執迷不悟而走上違法犯罪的不歸路。  (原標題:在法律面前,“鐵搭檔”不再“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